返回 导航 搜索

如歌的美梦,在这数久寒天的热被窝里拉开了大幕

如歌的美梦,在这数久寒天的热被窝里拉开了大幕
丶       东北的雪花好迷人,东北的爷们好俊酷,东北的女人好俏丽。东北的寒风能解酒,抓把雪花飞满天,抓把高粮撒酒缸,喝的小伙胜鸡血,喝的姑娘直转圈。姑娘跑来小伙追,堆个雪人看像谁。羊儿追着马儿跑,今年该我称霸王,看准今天我是谁,羊儿拍拍屁股告诉你,羊尾巴永远长在羊腚上!  懂吗? 
 
    
     如歌的美梦,在这数久寒天的热被窝里拉开了大幕,我开着铭牌高挡三轮,除铃不响那都响的车 来到了富绕美丽辽阔的大草原。我喜欢草原这一草一木,满山羊儿马儿在这欢快自由飞跃着,我哼着草原的歌曲,跨上洁白的骏马。咦,怎么不走呀?我急忙下马看看怎么个情况?瞬间我好象看懂马儿的意思了,这一年可把我们累屁了,你还不让俺歇歇,还骑俺。说着说着马儿诉起苦来了,你说我们马儿不苦吗,草原上我们护羊群,在农村又种地,在拍戏里又上战场。驯团里又让人耍,你们人类这一年可她娘忙坏了,马宝宝生了上千上万!嗨,可不是吗,就连我家邻居都50多岁了,还赶马年生个小马崽呢。只可惜吓个软皮蛋 马儿说着说着突然倒下了,怎么了马儿?马儿用后蹄子拍拍腰,我的肾这一年都累伤了呀,那咋办呀 就在这时远方传来同伴的呼唤。就看这枣红马飞一般的来到了此地,急忙从背上兜袋里抓一把药,送到伙伴嘴边, 告诉它说,这是从那边山上捡来的中草药,专补肾的【六味地黄丸】人类真好,想的真周全 还沒过期呢,挺软乎呢,人间真有好善人呀。够朋友 伙伴刚吃到嘴里,品品味道不对呀 呸,这那是什么山药呀?纯是他娘的羊屎蛋    
 
 
     我正笑呢 远处毡房有人喊,正在做饭电饭锅坏了 有木有人会弄电的呀?我急忙冲了过去。主人说你懂电吗?我拍拍胸脯说,山峡大坝的电都我接的,这对我来说,毛毛雨了,只听轰的一声,主人一屁股坐在了电饭锅上 娘的,零线接上火线上了?真不长脸, 正愁呢?老公来电话了,你还在外面嘚瑟啥呢。家都招贼了!我急忙以每小时180速度往家开,进门一看傻眼了 偷的好惨呀,还好,沒偷那么干净。还留两件,可能怕我想不开吧,留根上吊绳 和一个尿盆子 这小偷咋知我老公尿急呢?
 
 
     正准备报案呢,老公忽叫我,几点了,还不起,老婆告诉你一件好事。我才出门买烟时看见一位骑摩车人掉下一个袋子?袋子是透亮的,感觉是肉,我放菜板上了,你不喜欢吃锅包肉吗 起来我给你做。我迷迷糊糊答应着,忽听老公在厨房骂起来了,切,什么人都有。真损,原来是泼人屎 真他娘的晦气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