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导航 搜索

这个终生忘不了的记忆

这个终生忘不了的记忆
汽车经过乾县和永寿县后就开始向地平线以下行进了,消失在越来越深的黄土峡谷里,车窗两侧的山越来越高,实际它并不是山而是头上的黄土高原,有不视庐山真面目缘在此山中的感觉。
过了底角沟公路就慢慢地看到泾河了,沿河途经彬县的花果山水帘洞和大佛寺。提起花果山必然会联想到《西游记》里的孙悟空,其实它和孙悟空并没任何关系,据说那是农民在遇有旱灾时求雨的地方。
离花果山再向前五公里左右就是大佛寺,原名叫庆寿寺。是唐太宗李世民为其母庆祝六十大寿,派尉迟敬德监修的,故名庆寿寺。
到了亭口刚好走了全程的一半,每次都是在这里吃中午饭,亭口这里并没有几户人家,显眼的就是两家饭馆,上下行的客车会在此相会,停车吃饭。两家饭馆都争相要把司机伺候好,因为一个司机带着的是一车旅客,大家都要在这里吃饭。
离开亭口汽车便盘旋而上爬向塬顶,当登上长武塬时,突然视野开阔,放眼平展展的大地长出一口气,放松一下紧张的身体,因为一路走来,人人都跟着司机师傅一块使劲,颈项和肩膀酸疼无比。
到了亭口汽车又要走起“之”字来盘山而下,下到最低处再次与泾河相遇,跨过泾河上的长庆桥就到了庆阳地界了。这里是一望无际平坦的大地,是令庆阳人为之自豪的董志塬,庆阳人经常对别人炫耀地说:“八百里秦川顶不上董志塬的一边边”,其实是言过其实的话。
说句公道话,庆阳也真的是很落后的地方,当时庆阳地区行署所在地叫西峰镇,一个地区的政治文化中心竟是个镇。
西峰镇从南到北一道街,步行也就几十分钟便可以走完,自然也不会有公共汽车了。中间有大小两个什字,人们常说“大什字不大小什字不小”,意思是说名曰小什字的地方才是最繁华的地方。
什字就是一般其他地方说的十字路口,西北城市很多地方有什么“什字”的地名,如兰州有个南关什字,西安有个西关什字。
 
 
七十年代的小什字还没有中间转盘和楼房
 
至于我生活的地方就更落后了,那是陕甘宁老边区的腹地,是更贫苦落后的地方,一开始是住在土窑洞里,后来搬进石箍窑。
所谓石箍窑,就是人工用砖石箍拱建成的窑洞。当时中央对长庆油田建设提出生活设施要贯彻干打垒精神。而挖土窑洞是一项技术性很强的活,如果你三下五除二就挖个窑洞非塌不可,挖窑洞要一层一层的镟,等一层干了才能镟下一层。
由于挖个土窑也并非易事,这样就催生出石箍窑这个怪胎来。
 
 
土窑洞
 
 
石箍窑
 
就在这条路上曾经经历一次非常危险的旅行,曾与死神擦肩而过,下次继续说说这个终生忘不了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