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导航 搜索

海 聊 盛夏赴冰城 空冷小试

海 聊 盛夏赴冰城 空冷小试
 
 
 
 
 
一九六六年夏天,受命接受电站空冷科研项目的科学实验任务,到哈尔滨去做小样实验。
电站空冷是针对在缺水地区建设电站的需要,由水电部下达给西北院与华北院的科研项目。华北院、西北院各派了两人组成实验小组赴哈尔滨进行小样(50千瓦空冷机组)实验工作。
现在600,000千瓦机组已是电站的主力机组了,所以当时的实验机组小到什么程度,它远不远现在电站的主力机组的万分之一。
实验地点选在哈尔滨,是因为空冷器用的翅片管是哈尔滨空调机厂生产的,同时哈尔滨工业大学有一教学电站可供实验用。
哈尔滨工业大学创建于1920年,校名为哈尔滨中俄工业学校,它的创建与帝俄在中国建设的中东铁路(后来的中长铁路 )有直接关系,建校的目的就是为中东铁路培养工程技术人才。1928年改名哈尔滨工业大学。
1935年被日本人接管。1945年日本投降后,哈尔滨工业大学由中苏两国共同管理。1950年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接管。
我们的实验场地在哈工大的教学电站,同时住宿也在哈工大。
每天上班就是抱着运行日志报表,爬上爬下的记录那些枯燥无味的数据,晚上还要整理分析这些数据,剩余时间还要学习有关空冷的技术资料和图纸。那时的年轻人非常单纯,除了工作想不到去哪里玩,好在住的地方附近好玩的地方就很多,什么中央大街、秋林公司、斯大林公园、防洪纪念塔、兆麟公园等。
 
 
秋  林  公  司
 
中央大街以它的欧式建筑、鳞次栉比的精美商厦,繁华的街面和中西方文化交融的特色而出名。人称哈尔滨是东方的莫斯科,东方小巴黎。这么说它绝不是浪得虚名,确实反映了它与众不同的独特风格。
当你走在大街上,眼睛看到的是各种欧式情调的建筑,脚下走着的是由长方形花岗岩砌筑的路面。每块石头之间加工的非常工整,但是表面却是毛坯模样,经过人们上百年的踩踏和车辆的碾压,表面已经变得像人们手中把玩的艺术品那般光滑精美,但凹凸不平依旧,突显几分艺术效果。
中央大街的石头路面是在1924年5月由俄国工程师科姆特拉肖克设计、监工。铺路用的方块石为花岗岩雕琢,长18公分宽10公分。
走在街上,会经常看到一些苏联老大妈,身着特殊,无冬历夏总是穿着破旧的裙子,很是显眼,当时我们国人的服装都是蓝、黑、灰的制服。因为在其他城市很少看到外国人,赚了我们这些外来人不少的回头率。
当地人对这些苏联老大妈是不屑一顾的,一是他们看的多了就习以为常了,二是他们对苏联人没有好感,历史上他们曾经遭受过俄国人的入侵和掠夺,甚至于抗日期间苏联出兵东北也屡有大兵强奸妇女事情发生。
新中国成立后主张中苏友好,没有谁敢公开有反对苏联的言论的,在他们心底埋藏着对俄国人的愤懑,他们称这些俄国人“老毛子”,说这些“老毛子”大部分都是苏联十月革命时逃亡出来的。
在欣赏这古老街道和沿路的精美建筑的同时,也不会不去逛逛商店、食品店和新华书店,在众多店铺当中,秋林公司给人留下最深的印象。哈尔滨秋林公司创建于1900年,先后由沙俄资本家、英国汇丰银行、日本商人(更名:秋林株式会社)、和前苏联政府经营,1953年移交中国。
中央大街的尽头就是美丽的松花江,阅尽目不暇接沿路风景,位于江边的防洪纪念塔便映入眼帘,它是这座英雄城市的象征。为纪念哈尔滨人民战胜1957年特大洪水于58年建成。
纪念塔由基座塔身、喷泉、围廊和广场组成,塔身高22·5米,塔身中部有浮雕,雕刻着防洪筑堤大军,从宣誓上堤、运土打夯、抢险斗争到胜利庆功等场面。回廊高7米,由20根擎天柱连接成弧形相衬托。纪念塔展示了哈尔滨人民,在1957年战胜特大洪水的英雄气概。
 
 
防 洪 纪 念 塔
 
“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如果说中央大街是以它的欧式建筑、繁华的街面而表现了城市的美丽的话,那么尚志大街则是以富有传奇色彩而又显示民族不屈不挠性格的集中表现,它展示了哈尔滨人民光荣的革命斗争历史的画卷。让常眠于龙江大地的赵尚志、李兆麟、赵一曼等革命先烈,看到以他们的名字命名的街道、公园,也会露出欣慰的笑容。
 
——小花絮——
我想说的一件事--冒泡儿
那时在哈尔滨,如果想找朋友办个事,先要请他喝啤酒,叫冒泡儿。
这是说说玩的呦,别认真。有个现象倒让人难忘,哈尔滨人爱喝啤酒。在当时,你如果走在大街上,不管是什么店,进门处都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几个广口的玻璃的罐头瓶子,专门卖给喝酒的客人用的,喝的当然是散装啤酒了。